2018年10月世界精神卫生日

2018 世界精神卫生日绿丝带大学生心理健康系列讲座启动仪式举办

来源:新浪健康

10月10日世界精神卫生日,今年的主题是“不断变化的世界中的年轻人和精神卫生”。为响应世界精神卫生日的主题号召和国家的相关要求,《健康报》社及旗下《学生健康报》联合我国多位精神卫生领域的知名专家,在灵北中国的支持下,共同开展“带你的心灵,晒晒太阳——绿丝带大学生心理健康系列讲座”活动。10月10日,绿丝带在首站——北京师范大学飘起来。

 

 

来自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控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的领导、以及《健康报》社副总编辑杨秋兰、灵北中国总裁兼总经理柯嵩涵(Søren Kjeld Kristensen)等共同出席。北京回龙观医院院长杨甫德教授、北京安定医院抑郁症治疗中心病区主任路亚洲教授共同为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们带来了精彩的精神卫生科普讲座。

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竞争日趋强烈,人际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复杂。青春期和成年初期是人生中发生许多变化的时期,比如离家、上大学或找新工作。对许多人来说,这是激动人心的时刻。然而,它们也可能是压力和恐惧的时刻。在某些情况下,如果没有得到很好的认识和管理,这些压力和恐惧会引发精神疾病。不管是心理疾病还是心理障碍或是抑郁倾向,在年轻人中都有扩大和加重的趋势。我们需要警惕一个新现象:中国抑郁症患者越来越年轻化。

高校学生的隐形杀手

中国是全球抑郁症疾病负担较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报告,中国有超过5,400万人患有抑郁症,占总人口的4.2%,而全人群患病率约为4.4%。大学生作为一个具有较高智力和追求的社会群体,在新的教育体制和就业形势下,更易于遭受抑郁侵袭。世界卫生组织曾指出,四分之一的中国大学生承认有过抑郁症状。学业、人际、恋爱、家庭以及就业压力或成为大学生抑郁症的诱发因素。早在2006年,北京市团市委和北京市学联发布的《首都大学生发展报告》公布了2006年9月份的一项调研数据,估算北京地区大学生抑郁症患病率达到了23.66%。

据世界卫生组织报道,一半的精神疾病开始于14岁,但大多数病例没有被发现和治疗。抑郁症是造成青少年疾病负担的第三大主要原因,尤其是当抑郁症长期存在,程度达中度或重度时,可能构成严重的健康问题:患者深感痛苦,工作、学习及家庭功能也受到损害,近些年因为抑郁症而休学甚至退学的例子越来越多。极端情况下抑郁可导致自杀,自杀每年夺走近80万人的生命,已成为15-29岁年龄段个体的第二大死因。

三低”“六无的抑郁者

“抑郁”作为一种情绪状态,像喜怒哀乐一样,每个人都会出现,往往通过自我调节就会自行消退,不影响正常生活。但是作为一种精神疾病领域的常见病,“抑郁症”是包含情绪、躯体和认知症状的多维障碍。

“三低”“六无”是抑郁症的常见表现。“三低”是情绪低落、思维迟钝,精神运动性迟缓;另外,无乐趣、无希望、无办法、无精力、无意义、无用处的“六无”也是患者的感受。现实中,一部分抑郁症患者,表面看起来笑盈盈的,但往往是通过活泼开朗,受人欢迎的方式来讨好身边的亲人、朋友,而在内心深处,取悦别人的同时也是对自己内心需求的忽视。

有一个比较简单的关于抑郁的筛查量表:

1.最近几周(或几月)你是否感到无精打采、伤感、或对生活乐趣减少很多。

2.除了不开心之外,是否比平时更悲观或想哭?

3.最近是否经常早醒吗?

4.最近有没有经常感冒。

“如果这四个问题全都回答是,你估计是有抑郁,只是轻重程度问题,要早一点去看,早一点进行科学深入的评估”,北京回龙观医院院长杨甫德教授说:“医学上通常用抑郁自评量表(SDS)来评估,必要时候要寻求专业的帮助和治疗”。面对一个抑郁的人我们一定要陪伴,陪伴是对抑郁人群最好的安慰和支持,不要歧视他们,不要远离他们。

抑郁症要主动寻求专业帮助

令人忧虑的是,对于抑郁症,不管是患者本人还是舆论,都还存在不少偏见,学生甚至其父母都会有“病耻感”,有的已经到了重度还拒绝寻求专业帮助。

和抑郁症高发病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抑郁症的治疗率偏低。目前在我国,每10例抑郁症患者中仅有2例接受治疗,这一治疗率远低于其他慢性疾病。

“正确对待抑郁症是抑郁症治疗的关键。抑郁症病人由于抑郁症的存在,使他不愿意去就诊,社会的歧视造成了患者不敢去就诊。如果持续一段时间感到压力、心情不好,都应该积极地去寻求帮助,尤其是专业帮助”,北京安定医院抑郁症治疗中心病区主任路亚洲教授强调:“抑郁症是可治的疾病,它和许多躯体疾病是一样的,既可以因为有效的、及时的救治而得以康复,也会因为我们恐惧、拖延而恶化。在治疗过程中,需要药物,更需要关怀和陪伴,周围的人对患者正确的理解和对待也很重要。”

积极治疗抑郁症不仅是对个人有好处,对社会的经济负担也会有明显改善。世界卫生组织主导的一项新研究显示,在抑郁症治疗方面每投入6.3元人民币(1美元),可以在恢复健康和工作能力方面得到25.2元人民币(4美元)的回报。

关注新生代心理健康

令人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抑郁得到了重视。2017年国家卫健委疾控局发布《关于加强心理健康服务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重视提升大学生的心理调适能力,保持良好的适应能力,重视自杀预防,开展心理危机干预。

“青少年的健康,特别是心理健康国家很重视,所以健康报创刊了《学生健康报》,专门关注这一群体的健康。此次发起和携手各方共同开展’绿丝带大学生心理健康系列讲座’,也是基于对大学生心理健康需求的积极回应和抑郁症知识的科学普及”,《健康报》社副总编杨秋兰在致辞中也特别强调:“不只是大学生,整个社会对抑郁症的关注度都需要提升。不能只是简单地关注抑郁症,大众还需要对抑郁症有一个科学的认识”。

作为此次项目的支持方,灵北公司在精神和神经疾病领域中深耕了70年之久。灵北中国总裁兼总经理柯嵩涵(Søren Kjeld Kristensen)表示:“灵北公司非常重视精神疾病领域教育工作,在不断创新研发带动新疗法和创新药物之外,积极助力疾病的教育和对疾病意识提升的工作。精神卫生日仅仅一天是不够的,灵北致力于与所有相关方合作,促进精神卫生领域的更好发展,为抑郁症患者带来更好的治疗和关爱,改善他们的生命质量。我们将在10月10日之后继续执行世界精神卫生日的倡议!希望通过努力改变抑郁症的治疗,最终帮助患者达到最佳治疗结局并回归他们的正常生活工作。”

来自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控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的领导、以及《健康报》社副总编辑杨秋兰、灵北中国总裁兼总经理柯嵩涵(Søren Kjeld Kristensen)等共同出席。北京回龙观医院院长杨甫德教授、北京安定医院抑郁症治疗中心病区主任路亚洲教授共同为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们带来了精彩的精神卫生科普讲座。

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竞争日趋强烈,人际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复杂。青春期和成年初期是人生中发生许多变化的时期,比如离家、上大学或找新工作。对许多人来说,这是激动人心的时刻。然而,它们也可能是压力和恐惧的时刻。在某些情况下,如果没有得到很好的认识和管理,这些压力和恐惧会引发精神疾病。不管是心理疾病还是心理障碍或是抑郁倾向,在年轻人中都有扩大和加重的趋势。我们需要警惕一个新现象:中国抑郁症患者越来越年轻化。

高校学生的隐形杀手

中国是全球抑郁症疾病负担较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报告,中国有超过5,400万人患有抑郁症,占总人口的4.2%,而全人群患病率约为4.4%。大学生作为一个具有较高智力和追求的社会群体,在新的教育体制和就业形势下,更易于遭受抑郁侵袭。世界卫生组织曾指出,四分之一的中国大学生承认有过抑郁症状。学业、人际、恋爱、家庭以及就业压力或成为大学生抑郁症的诱发因素。早在2006年,北京市团市委和北京市学联发布的《首都大学生发展报告》公布了2006年9月份的一项调研数据,估算北京地区大学生抑郁症患病率达到了23.66%。

据世界卫生组织报道,一半的精神疾病开始于14岁,但大多数病例没有被发现和治疗。抑郁症是造成青少年疾病负担的第三大主要原因,尤其是当抑郁症长期存在,程度达中度或重度时,可能构成严重的健康问题:患者深感痛苦,工作、学习及家庭功能也受到损害,近些年因为抑郁症而休学甚至退学的例子越来越多。极端情况下抑郁可导致自杀,自杀每年夺走近80万人的生命,已成为15-29岁年龄段个体的第二大死因。

三低”“六无的抑郁者

“抑郁”作为一种情绪状态,像喜怒哀乐一样,每个人都会出现,往往通过自我调节就会自行消退,不影响正常生活。但是作为一种精神疾病领域的常见病,“抑郁症”是包含情绪、躯体和认知症状的多维障碍。

“三低”“六无”是抑郁症的常见表现。“三低”是情绪低落、思维迟钝,精神运动性迟缓;另外,无乐趣、无希望、无办法、无精力、无意义、无用处的“六无”也是患者的感受。现实中,一部分抑郁症患者,表面看起来笑盈盈的,但往往是通过活泼开朗,受人欢迎的方式来讨好身边的亲人、朋友,而在内心深处,取悦别人的同时也是对自己内心需求的忽视。

有一个比较简单的关于抑郁的筛查量表:

1.最近几周(或几月)你是否感到无精打采、伤感、或对生活乐趣减少很多。

2.除了不开心之外,是否比平时更悲观或想哭?

3.最近是否经常早醒吗?

4.最近有没有经常感冒。

“如果这四个问题全都回答是,你估计是有抑郁,只是轻重程度问题,要早一点去看,早一点进行科学深入的评估”,北京回龙观医院院长杨甫德教授说:“医学上通常用抑郁自评量表(SDS)来评估,必要时候要寻求专业的帮助和治疗”。面对一个抑郁的人我们一定要陪伴,陪伴是对抑郁人群最好的安慰和支持,不要歧视他们,不要远离他们。

抑郁症要主动寻求专业帮助

令人忧虑的是,对于抑郁症,不管是患者本人还是舆论,都还存在不少偏见,学生甚至其父母都会有“病耻感”,有的已经到了重度还拒绝寻求专业帮助。

和抑郁症高发病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抑郁症的治疗率偏低。目前在我国,每10例抑郁症患者中仅有2例接受治疗,这一治疗率远低于其他慢性疾病。

“正确对待抑郁症是抑郁症治疗的关键。抑郁症病人由于抑郁症的存在,使他不愿意去就诊,社会的歧视造成了患者不敢去就诊。如果持续一段时间感到压力、心情不好,都应该积极地去寻求帮助,尤其是专业帮助”,北京安定医院抑郁症治疗中心病区主任路亚洲教授强调:“抑郁症是可治的疾病,它和许多躯体疾病是一样的,既可以因为有效的、及时的救治而得以康复,也会因为我们恐惧、拖延而恶化。在治疗过程中,需要药物,更需要关怀和陪伴,周围的人对患者正确的理解和对待也很重要。”

积极治疗抑郁症不仅是对个人有好处,对社会的经济负担也会有明显改善。世界卫生组织主导的一项新研究显示,在抑郁症治疗方面每投入6.3元人民币(1美元),可以在恢复健康和工作能力方面得到25.2元人民币(4美元)的回报。

关注新生代心理健康

令人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抑郁得到了重视。2017年国家卫健委疾控局发布《关于加强心理健康服务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重视提升大学生的心理调适能力,保持良好的适应能力,重视自杀预防,开展心理危机干预。

“青少年的健康,特别是心理健康国家很重视,所以健康报创刊了《学生健康报》,专门关注这一群体的健康。此次发起和携手各方共同开展’绿丝带大学生心理健康系列讲座’,也是基于对大学生心理健康需求的积极回应和抑郁症知识的科学普及”,《健康报》社副总编杨秋兰在致辞中也特别强调:“不只是大学生,整个社会对抑郁症的关注度都需要提升。不能只是简单地关注抑郁症,大众还需要对抑郁症有一个科学的认识”。

作为此次项目的支持方,灵北公司在精神和神经疾病领域中深耕了70年之久。灵北中国总裁兼总经理柯嵩涵(Søren Kjeld Kristensen)表示:“灵北公司非常重视精神疾病领域教育工作,在不断创新研发带动新疗法和创新药物之外,积极助力疾病的教育和对疾病意识提升的工作。精神卫生日仅仅一天是不够的,灵北致力于与所有相关方合作,促进精神卫生领域的更好发展,为抑郁症患者带来更好的治疗和关爱,改善他们的生命质量。我们将在10月10日之后继续执行世界精神卫生日的倡议!希望通过努力改变抑郁症的治疗,最终帮助患者达到最佳治疗结局并回归他们的正常生活工作。”

您将要离开 www.lundbeck.cn